再相聚---慈云佛学院

 

用户名:
密  码:


·清明扫墓
·大雄宝殿上梁祈福法会
·浙江慈云佛学院2018年秋季招生简章
·《随念三宝经》
·慈云师生喜迎十九大
·2017年预科班毕业典礼
·五百罗汉斋祈福法会
·浙江慈云佛学院第一届青年佛学班招生简章
·浙江慈云佛学院2017年秋季招生简章
·慈云佛学院2016年三坛大戒总记


相关文章搜索:
慈云印象---->慈云法雨
再相聚
作者:玄若法师    来源:玄若法师的Qzone    2011-10-24

前阵子陪空慧法师去海边撒骨灰,坐在小小的渔船上,看着她把整钵和了面粉和糖的骨灰一把把撒进碧波的样子,不免有些怅然,而那小渔船,也随波逐流的飘着,诚如我们的人生,走走停停,起起落落,这不免让我有些感慨,我们究竟在争什么呢?谁又能躲过死亡呢?

最近常常有人在问,如何减轻亲人离世所带来的痛苦,她们渴望在身为师父的我这里,得到精神上的安慰,但其实有些时候,我的心情也不好,因为她们的问题,让我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的爷爷,而每每想到他,我也会愣愣的回忆好一会儿,也忘不掉,曾经反反覆覆梦见他的那段日子,可是,谁又不会死呢?换句话说,我们能留住谁呢?

我们一起帮忙撒骨灰,第一次撒这么香的骨灰,不知道里边究竟搀了什么

记得那天,我们一家人来看爷爷,在公墓里,站在高高的山头上,迎着微寒的空气,我一边觉着宁静,一边感到绝望,死亡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,究竟是宁静还是绝望呢?我不知道。

后来,因缘使然,我在广济寺,听到了法师的开示,记得那是一位年轻的比丘师父,他戴着眼镜,很幽默也很严肃,如果你敢在讲法时间偷看手表,他马上会说:“居士啊,我知道下课时间啦,你不用一直盯着手表看来提醒我啦——”,搞得那位居士摸头之余又很惭愧,而我们则在一旁偷偷的笑。

记得第一节课的时候,他在背后的白板上写了两个大大的字“轮回”,然后用大括号一划,列出了六道,丢下笔,就开始从容的宣讲什么是死亡,什么是轮回等等。那摸样和架势,颇似我们从前的语文老师,当时我坐在下边,心里充满了好奇和钦佩,同时生起一个想法,要是学校里天天讲这些该多好啊,这样我就不用抱着永远也配不平的化学配平苦恼了。

就这样,我每周日都坐着那辆永远也没有座位的大约是104(很多年了,记不清了)的公交车奔波于鼓楼和西四之间,再后来,发展到了旷课去八大处的境界,用传统的话来说,就是“痴迷于封建迷信活动”呀——呵呵......

虽然我常常一个人转N趟车,坐2个半~3个小时的车,千辛万苦的晃到八大处,但其实我基本弄不清到底这里有哪八处,我来这里,只是源于“这里是佛教寺院”这个想法对于我的吸引,虽然这里多多少少也弥漫了旅游的气息,不过大抵来讲,你若是在一个什么节日也不是的时候来,这里还是蛮清净的。

而当时的我,总穿着一件千年不换的黑T恤,松垮的灰蓝色运动裤,然后拿着一瓶可乐,一路慢慢走上山去。沿途,我看着老人在水边练嗓子,似乎是武术学校的学生,呼哧呼哧的从山下跑到山上,然后又跑下来,周而往复。当然,这些都不是主要的,呵呵,我来的主要目的,当然是拜佛啦,我会从最下边的灵光寺开始,一间一间的拜,直到满头大汗,坐在山顶吹风为止。

到了下午,我继续坐车回学校,昏昏欲睡中,我看着车从偏僻无人的石景山区逐渐转到繁华的鼓楼附近,就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离奇感,这常常让我觉着,一切都不是真的,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,都是为了追逐什么呢?人活着,又是为了什么呢?我常常这样问自己。

再后来,学校搬到了顺义,于是我没办法去听经了,更别提八大处了,但是,我却终于体会到了宁静,因为这里常常走了半个小时却连鬼也看不到一个。

最后,如大家所知,我搬上小旅行箱,出家了,呵呵,当然,这也是一个开始。

记得,曾看到达照法师的空间里有一首诗,“寒风不解离家意,明月争怜一孤僧。”想来也很有道理,当真是“寒风不解离家意”啊,出家这条路,有苦,有甜,有悲,有喜,千般辛苦,万般滋味,只有自己才能体会。

不过,这一切,都是值得的,因为这过程让我明白,所谓的爱别离,只是暂时的,毕竟我们只要肯修行,那么几十年后,就终将在极乐世界团聚。

纵然失散在茫茫的轮回里又有什么可悲哀的呢?只要有佛法,我们就终有再相聚的一天,对不对?

谨以此文,献给我失散在轮回中的爷爷,和深为爱别离所苦的众生。

 原文出处:玄若法师的Qzone

 

 

 

【上一条】奶奶
【下一条】师父的法音

返回主页 | 联系我们 | 慈云客服 | 网站地图 | 建站献策 | 管理员信箱 | 同学录
版权所有 © 2008-2010 慈云佛学院    从2009年1月1日开始,您是第 3828552 位访问者
地址:浙江省宁海县桥头胡慈云佛学院  邮编:315611  电话:0574-65192494 ciyunfoxueyuan@126.com
浙ICP备06031207号